• 张西平:辉煌的亚洲文明互动的东西方

    2019-06-03 12:44:23

    我们必须从长时段的历史中重新考虑亚洲的问题,从文化上重新思考亚洲的一些根本性问题。我们应十分清楚,中国首先是一个亚洲国家,亚洲是我们生活的家园,我们同亚洲国家山水

      我们必须从长时段的历史中重新考虑亚洲的问题,从文化上重新思考亚洲的一些根本性问题。我们应十分清楚,中国首先是一个亚洲国家,亚洲是我们生活的家园,我们同亚洲国家山水相连,文化相通。我们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关系,我们有着共同的文化基因。整个亚洲都是作为后发现代化而开始自己近代历史的,包括日本在内,亚洲国家在如何处理自己的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关系上有着同样的焦虑;我们和印度一样,都有被西方殖民或半殖民并在同西方斗争中,获得自己民族主权的共同历史过程。

      因此,重新整理近代以来的亚洲观,继承这份重要的学术和思想遗产,对于我们理解今日之亚洲是重要的。同时,将亚洲放入我们的学术视野,从全球化的角度重新思考中国与亚洲的关系,研究亚洲文化的特点、亚洲文化的价值,显得十分迫切。但是,我们知识界对亚洲的思考明显不足,正如学者们所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知识领域有关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讨论,不仅在数量上有限,而且真正能够将这些地区的研究带入当代中国思想讨论的文章少之又少,在许多重大的历史认识问题上,这种知识和思想事业上的局限影响深远。这一知识状况不仅对把握当代世界的脉搏构成了巨大的限制,而且也对建立新的自我认识形成了严重的障碍。

      中印两国同立于亚洲大陆,天造地设,成为邻国。从人类全部历史来看,人类总共创造出来了四个大的文化体系,而中印各居其一,可以说是占人类文化宝库的一半,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实。

      季先生在这里所表现出来的文化自豪感,这种对亚洲文化的认同和自信是我们需要继承的。

      了解亚洲,了解东方,这是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亚洲人应该做的,只有了解了我们自己,才能更好地学习别人。当然,回到亚洲并不意味着,中国-西方或亚洲-西方的思考方式完全无意义。1500年前的亚洲和欧洲也有着历史联系,但大体是在各自的文化中发展;1500年后欧洲人开始进入亚洲,亚洲自然的文化生态开始受到西方文化的侵扰,东西文化之间的互视、冲突和认识开始,亚洲史被强行纳入世界史之中。当西方在以殖民方式进入亚洲后,亚洲的自然发展状态已被打破,亚洲文化社会遭到破坏,强权的西方“充当了历史不自觉的工具”,“破坏性”与“建设性”在亚洲不同的国家与地区,以不同方式展开。这样,当我们今天重建亚洲观念,重新确立中国在亚洲的地位时,完全忽视1500年后的500年是不可能的,希望重建1500年前的亚洲思想和文化显然也只是一种浪漫的乌托邦。

      由此,我们只有从两个方面入手看待西方,才能梳理清楚我们自身的亚洲观:其一,对近500年的西学东渐做彻底的反思,通过系统梳理反思,在对近500年来欧洲文化对亚洲文化的侵扰进行批判的同时,反省自身,提炼、凝聚近500年的亚洲在西学东渐历史背景下的思想和文化进步与发展。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如果不能对近500年来的西学东渐做彻底反观,是无法说清亚洲自己的价值和文化的,是无法说清中国的亚洲观变迁的;其二,梳理亚洲的历史和文化时,我们面临着一个尴尬的局面,如果说1500年前的亚洲历史文献和文化记载重心在亚洲本身,那么,1500年后的亚洲各国的历史文献和自己文化的记载历史已经主要不在亚洲。例如,如果我们想线年的历史,仅仅靠中文文献和记载远远不够,不看早期来华传教士的历史文献,不了解荷兰东印度公司、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文献,亚洲和中国的近代历史是说不清的。这是一个交错的文化史。

      因此,重建亚洲自己的历史文化,恢复亚洲文化的自信,梳理中国近代以来的亚洲观,就要了解近代西学东渐的历史。这是一个苦难与进步交织在一起的历史,是一个文明互鉴的历史。回到亚洲,不仅不能弱化对西学的学习和理解,反而要加强对西方近500年扩张史的研究。只是,这样一种学习,再不仅仅是一种对西方的追随,对西方理论的一种印证,而是站在中国的立场,站在亚洲的立场对自己历史的回顾,是重建亚洲文化的一种追求,是一种新亚洲观觉醒的开始。

    评论

    发表评论